绿卡中签者集体起诉特朗普

按规定,今年的多元化移民签证中签者必须在9月30日之前获得签证才能顺利移民到美国。然而特朗普的行政禁令碎了许多人的梦。

上图:8月25日,塔尔·德罗在以色列阿塔伊姆市。德罗是一名同性恋,他说:“在美国,我不必不断隐藏自己的身份、文化根源、国籍和宗教信仰。”图片来自塔尔·德罗

Read in English.

当塔尔·德罗(Tal Dror)抽中了2020年美国移民签时,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德罗说:“在美国,我不必不断隐藏自己的身份、文化根源、国籍和宗教信仰。” 

德罗在以色列的一个小镇金纳多(Ginaton)长大,现在在阿塔伊姆市(Givatayim)做一名兽医。

德罗是一名同性恋,然而同性恋婚姻在以色列是非法的,对LGBTQ人民的歧视也很普遍。对于31岁的德罗来说,他鲜少公开表达自己的性倾向,也很难遇到公开出柜的同志。而美国移民签意味着一条开往新生活的通道,他可以在美国自由表达自己的性别认同。

然而特朗普发布的一系列移民禁令让今年的中签者无法移民美国。德罗的美国梦破碎了。他甚至已经认真规划好在美国的生活:办什么银行卡,买什么车,租什么样的房子。德罗想要定居德克萨斯州府奥斯丁,找一片农场,养上一群动物。 

8月23日,塔尔·德罗在以色列阿塔伊姆市一家诊所担任兽医助理。德罗抽中了2020年美国绿卡。他需要在9月30日前移民到美国,然而特朗普的移民禁令碎了他的梦。图片来自塔尔·德罗

“我甚至没有备选方案,” 德罗说。 “我曾经那么确定我能移民成功。” 

今天,由德罗和其他绿卡中签者提起的诉讼将在哥伦比亚特区联邦法院开庭审理。法官将听取原告提出的临时禁令的诉求,也许中签者们能够由此顺利获得签证。

***

多元化移民签证计划是美国前总统老布什(George HW Bush)在1990年颁布的《移民法》的一部分,旨在提高美国移民人口的多样性,吸引更多历史上移民率较低的国家的公民移民美国。也就是说,这个项目并不包含像中国印度这些在美国移民比例较高的国家。在2020年,中签人数最多的国家是埃及(5,568)、俄罗斯(5,118)、刚果民主共和国(4,743)和伊朗(4,101)。

今年的绿卡移民项目在超过1400万份的申请中随机抽取了83,900名中奖者。但中奖并不意味着拿到绿卡。中奖者需要及时提交绿卡申请,才能获得绿卡,在美国合法永久居留。每年最多有50,000名获奖者能够最终获得绿卡。

特朗普一直对绿卡抽签项目很不友好,声称该计划允许“一些非常糟糕的人抢走了美国公民的工作。”实际上,许多中奖者都受过高等教育,只是在自己的国家缺少发展机会。要获得绿卡抽签资格,申请人必须具备高中文凭,证明自己能够养活自己,没有犯罪记录并且身体健康。

今年4月,特朗普发布公告宣布暂停几乎所有移民计划,包括多元化移民签证,以期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保护美国工人的利益。 

特朗普在4月时表示:“用从国外来的新移民代替在疫情期间被解雇的美国人是错误且不公正的,我们必须首先照顾美国工人。”

特朗普在6月时进一步将这一禁令延长至2020年底。这是绿卡抽签项目在其三十年的历史中第一次被中断

特朗普在宣言中援引了疫情期间的失业率,并声称: 一旦永久居民被许可进入美国,就会立刻在各个领域与美国人竞争工作。”

但是美国移民委员会American Immigration Council)的政策总监乔治·豪尔赫(Jorge Loweree)认为特朗普的禁令缺乏“任何经济依据。”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移民并不会夺取美国人的就业机会,也不会降低美国人的工资。相反,移民的涌入有助于增加美国整体的就业机会。

一些人认为绿卡抽签移民起到了“拉动效应”,鼓励更多的高素质人才移民美国,尤其是来自于少有移民的国家。研究还发现,移民多样性的提高,实际提升了美国人的工资。 

今年绿卡中签的人必须在9月30日之前获得签证才能移民到美国。但是由于特朗普禁令和疫情原因,美国国务院暂不处理任何签证。 

根据我们对每月移民签证签发统计数据的分析调查,在今年原定要发出的50,000份绿卡中,大约有37,000人在特朗普禁令下无法获得绿卡。 尽管他们仍可以再次申请抽签,但未必能被抽中。德罗今年再次提交了申请,却没有入选2021年名单。 

***

今天即将开庭审理的诉讼声称,特朗普的移民禁令“任意且反复无常”。

“针对多元化移民签证已成为特朗普政策中,白人至上主义议程的一部分,正义行动中心(Justice Action Center)的合作律师拉博尼·霍克(Laboni Hoq)说。

霍克将在今天被审理的多明哥·戈麦斯(Domingo Arreguin Gomez)诉讼案中代表绿卡中签者。霍克认为,尽管移民法赋予了总统一定的限制移民的权力,但特朗普颁发移民禁令的行为远远超出了该权力范畴。

“国会才有权制定移民法,”霍克说。“国会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创造了一整套法律系统,而总统如此越权是前所未有的。我们相信特朗普声明中的每个部分都经不起推敲。”

法官阿米特·梅塔(Amit P. Mehta)将在今日审理霍克代理的诉讼,以及另一场更大的官司穆罕默德博士诉特朗普这两场诉讼均在今天美中时间中午12点开庭,观众可以在法院官网在线旁听。 

本月初, 伊利诺伊州检察长夸梅·拉乌尔(Kwame Raoul)与其它22个州的检察长一起提交了“庭之友”意见,公开支持戈麦斯诉讼案的原告。 

“移民不仅在疫情期间,在任何时候都是支持各州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力量,拉乌尔在声明中说。“我将继续反对联邦政府反移民政策,阻止政府伤害家庭、社区和各州经济。”

霍克希望法院今天至少会下令要求政府处理积压的签证。这些签证的有效期为六个月。 

霍克说:“这不是最理想的结果,但如果禁令不能立刻解除,推动签证办理至少可以让原告推迟到明年入境美国。”  

***

海蒂·梅尔曼德14岁的侄子本雅明在伊朗德黑兰。本雅明患有克罗恩氏病。图片来自海蒂·梅尔曼德

对于海蒂·梅尔曼德(Heidi Mehrmand)来说,推迟入境总比没有入境好。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的梅尔曼德今年45岁,是一名美国公民和呼吸治疗师。她本希望今年能够与妹妹莫日根(Mozhgan)一家人在美国团聚。 

莫日根一家人住在伊朗德黑兰。她14岁的儿子本雅明患有克罗恩氏病,如果治疗不当,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并发症,甚至有生命危险。梅尔曼德相信本雅明在美国会有更好的生活,至少在美国,治疗克罗恩氏病的药物更容易获得。

在梅尔曼德的帮助下,莫日根申请并抽中了绿卡移民。然而原计划于4月1日在美国驻阿布扎比大使馆进行的面签却从未进行。由于疫情原因,使馆被关闭。 

当梅尔曼德得知特朗普的移民禁令时,她哭了好几天。

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尔湾市的家中,梅尔曼德无法停止担心妹妹一家人。在他们团聚之前,她将无法安睡。 

“我完全不能工作,” 梅尔曼德含泪说道。“我的心都碎了。”

 

线上旁听今日庭审,美中时间中午12点,拨打877-848-7030, 访问密码3218747。详情请登录法院官网

Our work is made possible thanks to donations from people like you. Support high-quality reporting by making a tax-deductible donation today.                                                                                                                        Donate